赌博成瘾者需要身边的人的陪伴

赌博失败是小事情,但如果赌博成瘾了,那可就笑不出来了呢,当赌博越陷越深,不管失败还是胜利的次数多寡,都可能会让一个人踏入问题赌博的深渊之中。

那么如果赌博成瘾的话怎么办呢?让我们看一些励志的故事让对于问题赌博有所疑惑,或是无法理解问题赌博的严重性的人,都可以认真阅读看看这些故事。

丈夫的赌博行为,将他们的财务毁于一旦

Linda一直都是个务实的人,所以她没有花太多时间在生气和埋怨上。 

「要开始想想如何生存下去。」Linda说。

「我必须确保孩子们能得到保障。我只是想,『这就是我们必须要做的』,然后我想出了一个计划。」

我的老板曾借钱给Richard,所以我和老板商讨,从我的薪金支票上扣除200元还债。然后我告诉丈夫,我们只需要将差额补回来就行。 」

当Linda和Richard制定了明确的行动计划,他们便向孩子们解释目前的状况。

「Richard的辅导员说,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和丈夫一起,也可以自己一个人进去接受辅导。但我习惯自己处理事情,将事情合理化,然后再克服它们。」

Linda建议正在经历相同处境的夫妻寻求专业的帮助: 「不要感到内疚,如果你觉得无法自己解决,便要寻求帮助,并善用可用的资源。」

Oliver23岁时就开始赌博

当Oliver 23岁最初赌博时,上赌场只是普通的晚间活动,纯粹消遣而已;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挺好控制的」。他和女友喜欢玩扑克和21点。 「我们将金额限制在每人200元左右。当我们输掉后,无论是玩了两分钟还是两个小时,我们都会离开。」 

但在Oliver赌博问题最严重的时候,赌博已经绝非「普通晚间消遣活动」了。 「下班后我会独自去赌场,花掉所有我能拿到的钱,每次通常约2,000到3,000元。我会一直逗留到早晨,因此难以在工作时保持清醒。八小时后,我又会马上重复去赌。我只会在午餐时间小睡一下,或者尽量找机会在高速公路旁停车睡觉。这样很危险,现在回想起来,我很惊讶并庆幸自己从未酿成意外。」

当Oliver的日常生活开始受到影响时,他意识到赌博已成为一个问题。 「我很少见我的朋友和家人,并会推迟做家务和其他琐事,以便腾出时间去赌场赌博。在周末,我会特别早起,这样我就有更多时间赌博。而且,我无法接受输钱,我会尝试把钱赢回,或者下更大的赌注来试图赢回输掉的钱。赌博不再是消遣,我已将它当成是一项商业投资。

Oliver反思了赌博为自己带来了什么,以及自己为何会泥足深陷。

「听起来很讽刺,但我最初选择赌博是因为它带给我控制感。」

我的命运(赢或输)完全取决于我在赌桌上所做的决定,这一想法深深地吸引了我。最终,这成为我释放压力、逃脱现实的方式。当我因工作、家庭生活或人际关系上的摩擦而感到压力时,我便去赌博,将一切抛诸脑后。 」 

在一个星期六的早晨,Oliver赌博了一整夜后回家,在床上辗转难眠。 「我思潮起伏,想着我曾经为之骄傲的一切,使我成为我自己的一切:一个好兄弟、一个好儿子、一个好朋友;一个可靠、负责任的人,一个他人可以信任或求教的人。那时我才意识到,我失去了金钱无法弥补的东西,也是我的意义所在。我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那是我一生中最难过的一天,我会永远记得。几个小时后,我给姐姐打了电话,口中只挤出一句话:「我需要停止赌博。」

Oliver说,承认并面对自己的赌博问题是他做过的最困难的事情之一。 「我不是骗你,这的确不容易,但做了就有希望。如果你正处于我过往的境况,你很可能会感到非常孤独,那种沉重和黑暗,令你害怕永远无法摆脱赌博。事实是,你并不是孤军作战。第一步,是要自己下定决心踏出的,但这之后,你会惊讶地发现有许多人会提供帮助。不管你陷得有多深,无论赌博吞噬了你人生中多少的时间,这些都是可以一一挽回。钱可以慢慢赚回来,生活和人际关系也可以重新建立。」

起初,陈先生认为赌博很无聊

「我为自己赌博感到羞愧,因为这对我的妻儿毫无好处。」陈先生说道,但他并没有停止赌博,而是赌得越来越严重。陈先生以为他可以通过赌博赚钱。

「我本来有一盘好生意,能照顾自己的家人和岳父母,但当业务放缓时,我以为可以靠赌博来弥补差额。」

20多年前,陈先生第一次去赌场,觉得非常无聊。 「我的妻子认为我工作太辛苦了,便提议我去大西洋城玩玩。我以前从未赌博过,因为这在香港是非法的。」

飞机在早上6点从多伦多起飞。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因为他们希望自己能赢钱。但当我到赌场时,并不感到兴奋。我不知道该如何在赌场度过一整天。 「我慢慢地用身上的250元来赌,以确保能撑到我离开为止。」结果那天,陈先生的最后一注竟赢得了$ 500。 「我很高兴。第一次玩便赢了钱,您会以为赌博赚钱很容易。」陈先生说,他的妻子告诫他,这并非那么容易,他不该指望能再次赢钱。但是几周后,当业务放缓时,他又去了大西洋城。 

「我想,也许幸运之神会再次眷顾。第二次,我带上了500元,却输了个精光。」

早些年,他每年只赌博三到四次,但最终开始赌得越来越频繁,每次都输掉更多钱。 「在过去的四五年中,我失控了。」陈先生说道, 「我仍能养家糊口,但却花光了家里的多余钱。」他的妻子抱怨他浪费了太多钱和经常出门。她希望他能将更多的钱投资在生意上,并把空闲时间用来陪伴家人。陈先生说:「我为自己赌博感到羞愧,因为这对我的妻儿毫无好处。」

陈先生说道,但他并没有停止赌博,而是赌得越来越严重。 「后来,我很幸运看到了报纸上的一个小广告,里面问了一些赌博的问题。当我看着自己的答案时,我想『天啊,我出问题了。』」我打了广告上的电话,并获转介到了家和专业辅导中心。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一点一点地开始明白,是我自己令生活变得糟糕,也只有我自己才能扭转过来。

这些已经五年前的事情了。那是一段很艰难的日子,但在辅导员的帮助下,再加上家人的支持,我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现在,我很满意自己的生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