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扒一扒

    主页 > 文化 >

遭“八字先生”性侵少女的最后43天

从未在人前唱过歌的王萍,连续两天在一款唱歌APP上唱歌。

第一首《街舞少年》是送给弟弟的,歌曲结尾处,她轻声说道,“再见了,我亲爱的弟弟。”第二首《最后一个夏天》,是她送给自己的。

7月12日,上传完歌曲的第二天,13岁的王萍从31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43天前的傍晚,在王萍奶奶的允许下,邻村的算命先生“李八字”以治病为由把她带入小树林“圆房”。女孩在遗书中写道,那时她就决定一死。

但,为了让弟弟顺利完成期末考试,她将这一计划延迟了43天。

当在外打工的母亲刘亚琴赶到时,看见女儿的嘴紧紧地抿着,鼻子出血,“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裤子裆部也崩裂了,一根断裂的腿骨从撕开的皮肉处戳出。

这跟骨头一直戳在刘亚琴心上:“娃娃得多疼啊!”

自杀

今天guimiguoshengrangwohenkaixin,buguozheshizuihouyicile(闺蜜过生我很开心,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摘自王萍的QQ空间

在分别给爸爸、妈妈、弟弟和警察留下一封遗书,给不识字的爷爷奶奶留下两段录音之后,7月12日早晨,家住四川华蓥阳和镇观城村的王萍从家出发,打算走完她最后一段人生路。

8时02分,她来到离家十多分钟车程的古桥街道,坐上1路公交车到双河;8时14分,王萍在君悦酒店门口下车,独自步行至新家所在的豪迈国际小区。这处新家是打工的父母靠借钱贷款买下来的,只有今年春节住过一个多月,买房为的是她和弟弟以后能在城里上学。

8时24分,王萍进入B栋电梯。

不是没有挣扎。

事后刘亚琴从监控录像中看到,女儿走进电梯又走了出来。同乘电梯的人问她“进不进?”她犹疑一秒,走了进去。

楼顶没有监控,没人知道,在楼顶的几分钟,女孩儿内心经历了什么。

8时49分,王萍从31层楼顶跳楼身亡。

直到7月13日深夜,刘亚琴和丈夫才得知女儿离世的消息。

他们在东莞的一处建筑工地结束了十几个小时的劳动,刚准备休息时,噩耗传来。

这时,距离女儿死亡已经快两天;而他们,距离女儿1474公里。

刘亚琴一宿未眠,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拼命说服自己“这不可能”。

第二天下午,夫妻俩下了火车就直奔华蓥公安局。看到尸体的那一刻,刘亚琴才释放出汹涌的悲伤,嚎啕大哭起来。

女儿的嘴紧紧抿着,鼻子出血,裤子裆部崩裂,一根断裂的腿骨从撕开的皮肉处戳出。刘亚琴喃喃自语道:“娃娃得多疼啊!”

此时,王萍奶奶和算命先生“李八字”,已被华蓥警方刑事拘留。经警方介绍,夫妻俩才知道,王萍被奶奶带着找算命先生看病,并遭遇了性侵。

治疗

地球虽然是圆的,但是想去走遍地球就不是那么荣(容)易的。该去就去,该走就走。――摘自王萍的QQ空间

这一切源自一场荒唐的治疗。

去年上半年开始,王萍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一连几天没有排大便。

在广东打工的刘亚琴得知后,带女儿到广州的大医院以及华蓥人民医院都看过。医生一致表示问题不大,开了一些润肠通便的药,叮嘱刘亚琴多给孩子吃蔬菜水果。

但农村饮食粗陋简单,顿顿土豆,既当菜又当饭。农忙的时候,奶奶没空做饭,王萍就自己做炒饭将就。所以,她的便秘一直不见好。

于是,奶奶找到邻村的算命先生李八字,让他给王萍看了好几次病。李八字有次还吓唬王萍:“你的肠子都干了半截!”

小姑娘被李八字吓坏了,认为自己得了很严重的大病。刘亚琴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表示,她发现自打女儿身体不舒服,性格就变得更内向。

今年5月中旬,李八字又对王萍的奶奶说,这个病再拖下去家里要死人,必须“圆房”才能化解。在老人心中,家人平安是第一位的,李八字就是救命的大师,她对大师的话深信不疑。

根据警方通告,5月30日,王萍被奶奶带到李八字家,李八字“化水”叫王萍喝下后,和奶奶一起将她带到家附近的山上。奶奶中途停下,李八字一人将王萍带到小树林里,对她实施了性侵。

王萍在遗书中称,那一天她就想好了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为了不影响弟弟考试,女孩将这个秘密揣了43天。

无论是远在异乡打工的父母,不识字的奶奶,还是老师,都没有察觉这个女孩的异常。

留守

天下就只有那么一个人关心你,疼你,所以千万不要伤害他(她)唾骂她(他)――摘自王萍的QQ空间

自2008年起,王萍和弟弟就是奶奶照顾。

王萍家的两层小楼外墙没有贴瓷砖,裸露着破旧的水泥颜色。王萍和弟弟住在二楼,狭小的写字台摞满课本和习题;床垫边上已经发霉,没有任何被褥床单,直接盖了一张凉席,一张床单团在一起盖住了枕头。

刘亚琴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他们夫妻俩2008年开始离家去东莞打工。那一年,女儿王萍5岁,儿子3岁。爷爷也去山东打工了,只剩奶奶一人在家照顾两个娃娃。

据邻居介绍,奶奶对两个娃娃特别好,小学一到三年级一直接送,平时经常给娃娃买零食。遗书里,王萍也特意叮嘱:不要太责怪奶奶,奶奶照顾我们很辛苦。

远隔千里,刘亚琴和女儿沟通主要靠打电话和发微信。5月27日是王萍的生日,生日前一天,刘亚琴在电话里问女儿:“你明天过生日了,我明天还要不要给你打电话?”

女儿回:“打不打都可以。”

印象里刘亚琴从没有对女儿说过生日快乐。“每年她过生日,我们都在外面,都是奶奶买一个蛋糕,他们姐弟俩吃。”

刘亚琴最后一次和女儿王萍联络是在7月10日,女儿出事的两天前。

王萍给妈妈发微信,说有同学想去广东玩,要她发几张之前爸爸妈妈去海边玩的照片给她。

她发了三张。王萍说,不够,再发两张。刘亚琴又让丈夫给女儿发了三四张。

王萍挑了其中一张发在了QQ空间上,并且在图片下评论:“到海边吹下风挺不错。”

一个好友问:“在哪玩?”

她答:“额。”

好友发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谈话就此终止。

王萍唱给自己的歌曲里有这样的歌词:最后一个夏天,我们就要说再见,很想知道你会记得我哪一点。最后一个夏天,没有心情去海边,只想静静躲在房间翻照片。”

刘亚琴没有听女儿唱过这首歌,也从来不知道女儿想去海边。

征兆

喊你们天天发一张照片过来,你们不得发什么意思嘛。如果想看到惊喜就遵守承诺――摘自王萍的QQ空间

其实并非毫无征兆。

六月底,王萍给班上的五六个好友发QQ,让她们每天给她发一张照片。一天,一个好友没有发,她在QQ上说:你会后悔的。

她跟每一个“闺蜜”告别,送了她们每个人不一样的礼物。有自己亲手画的画,写的诗,有美丽的胸针,有自己戴了多年的手链。

QQ空间里,她连续发了好几条朋友们看不懂的说说,其中有一条最近的至今还显示在灰色的头像下方:“幸好没说出来,不然就惨了。”

这一切,刘亚萍没有察觉,“她不像弟弟,开朗爱说”。女儿只是在电话里跟妈妈说弟弟补习英语没效果,别让他去了省得浪费钱。

只有王萍最好的朋友宋佳琪发现了她的不对劲。“6月份开始,她有点反常,很沉默。”宋佳琪告诉了黎老师,黎老师半开玩笑地问:“怎么不开心啦?”

王萍回答:“没得什么。”

5月31日,在被“李八字”治疗后的第二天,王萍表现得和平时一样。

“没得变化。”王萍的班主任说。

买的课外习题不会做,王萍拉着好朋友一起问老师解法。

在班级QQ群里,她说自己希望和考上同一个中学的宋佳琪分到一个班。还约几个要好的朋友毕业后一起出去玩。

王萍所在学校总共6个班,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校长说,全校一共15个老师,每个老师至少要上4门课,已经连续三年没有招到新老师了。

王萍所在班的54个学生中,30多人跟她一样,父母外出打工,跟着老人生活。

虽然留守儿童居多,但是对于必要的性教育,王萍的班主任说,并没有。今年正月,王萍第一次来例假,妈妈正好在家,也只是教了一下她如何处理例假。

在学校,王萍的数学成绩很好,连续三个学期的数学期末考试都是满分。最重要的小升初考试,王萍却考了98分。遗书里,她袒露,不想考得太好,觉得没有意义,故意做错了一题。即使是这样,她还是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取了当地最好的中学。

王萍的语文老师回忆,五年级的时候王萍的作文只是把事情说清楚的水平,“到了六年级娃娃好像突然成熟了,作文写得感情丰富,遣词造句也一下子成熟起来。”

同龄的女孩儿都觉得王萍比他们成熟,“她写的好多东西我们都看不懂。”

“我没看出来,她就是这个性格。比较内向,有点冷。”朝夕相处的同学说。

小学旁边一户人家的院墙,绘了一幅宽4米高4米的巨大八卦图。王萍每天上学放学,都要路过这里。

八字先生

如果我是一颗星星,我希望:在群星璀璨的天空中,即便不是最亮的一颗,但也渴望发出光芒――摘自王萍的QQ空间

奶奶十分迷信八字先生“李八字”。

今年3月,刘亚琴在电话里叮嘱女儿:“叫奶奶带你去医院再看看,别信八字先生,他是男的,你不能找他看病。”

李八字,60岁左右,常年在阳和镇摆摊。村里人说他骗财无数,且为人好色。很多迷信的村民被他骗过。

回龙镇的一位八字先生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他早就认识性侵少女的李八字,“他就是个骗子!自称八字先生,其实并不会算八字,弄些类似于跳大神的把戏冒充八字先生,连累了我们。”

刘亚萍印象中,婆婆与李八字相识有七八年时间。女儿小时候有一次肠胃不适,上吐下泻,去了医院不管用,婆婆抱着孩子去了李八字家,他烧了香灰倒进水里喂给女儿喝,一下就给止住了。自此以后,婆婆便把他奉若神明,有个大病小灾医院治不好都去找李八字。

不仅是王萍的奶奶迷信,算命占卦在整个华蓥地区都十分盛行。

当地人管摆摊算命的人叫“八字先生”。王萍的一个同学透露,他外婆一感冒就找八字先生化水喝。

每逢一三五赶集日,人来人往的乡镇街道上,都云集着八字先生的卦摊。不只是乡下,华蓥城区的主要街道上也常能看到“八字先生”的流动卦摊儿。

笃信八字先生的基本都是50岁以上的像王萍奶奶一样的文盲老人。多位村民表示,村里没有对老人普及宣传过反封建迷信的常识。

阳和镇政府工作人员称,此事发生后,镇政府第一时间到各村摸牌从事八字算命活动的人员,组织其开会,禁止他们从事该类活动。

7月27日,“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来到几个八字先生和半仙神婆的汇集点,发现算命看相化水画符等摊位依然生意兴隆。

阳和镇街道上,高挂着“依法严厉打击封建迷信活动”的横幅;农村信用社门口,两个八字先生正在摆摊算命看相。

华蓥城区的八字先生更多,清溪路上,有五六个从事算命、八字等活动的摊位。不远处中龙桥附近的小花园,也沿路有八九个算命摊儿。

刘亚琴的记忆中,女儿最开心的一次是去年暑假,他们一家人在东莞团聚了一个多月。孩子们头一次去了游乐场、参观了野生动物园,一家四口在观光塔前留下一张合影。

刘亚琴抚摸着合影中女儿的脸喃喃:“你看,她那时候笑得多开心!”

(王萍、刘亚琴、王杰、宋佳琪均为化名)

北京时间调查频道 刘思维

相关搜索:周易算命生辰八字最准   八字算命免费详批   八字算命性格与命运   八字排盘算命详解   占卜算命生辰八字   四柱八字算命   安康网八字算命   易奇八字算命   13岁女孩被奶奶送给算命先生圆房   八字算命婚姻   孙女被奶奶逼迫与算命先生圆房   在线八字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