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扒一扒

    主页 > 军事 >

日本惊爆战后最恶性杀人案 高龄化社会敲响警钟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这个夏天怎么了?每隔几天就会爆出令人震惊的暴力极端事件。美国奥兰多的同性恋夜店、法国国庆日的尼斯海滨、德国慕尼黑的购物中心……26日在血案“黑名单”上又添上了日本神奈川县的残障人福利院:又是一个平时看不出危险的年轻人,从未参加过恐怖组织,却在凌晨时分闯入福利院连续杀了19个人。这一事件被称作“日本战后最恶性的杀人事件”,死亡人数超过1995年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舆论认为,近年来频频出现的虐待和杀害老年人、残疾人的案件给快速高龄化的日本社会敲响了警钟。而罪犯被爆曾在推特上对4天前发生的慕尼黑枪案的行凶过程表示欣赏,这种对国际上暴力恐怖事件的模仿和传染,正在成为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严酷现实。

凌晨2时残忍作案

神奈川县相模原市的残障人福利院“津久井山百合园”7月26日凌晨2时发生重大杀人惨案,截至本报发稿时造成19人死亡,26人受伤,其中20人重伤,受害者年龄在18岁至70岁之间。

相模原市在东京西南方向仅40公里处。依据警方描述,穿着黑衣黑裤的植松圣用榔头打破玻璃窗进入福利院,先绑住了前来阻止他的福利院职员,随后挨个房间持刀行凶。凶犯手段异常残忍,几乎所有人的脖子上都有刀痕。

植松圣凌晨3点向警方自首。2012年12月至今年2月他曾在该福利院工作。

据媒体透露,植松圣曾于今年2月拿着一封信拜访了众议院议长的官邸,信的主题是“创造残疾人可以安乐死的世界”。在信中,他写道:“我的目标是实现残疾者在家庭生活及社会活动都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得到保护人同意后让他们接受安乐死的世界。”他说这样做的理由是“为了让世界经济有活力,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他列举了“津久井山百合园”等两所设施,称“这些是我的作战目标”。他还说,在该福利院工作的职员没有活力。最后他写道:我要去职员很少的夜勤值班了。

26日下午,“津久井山百合园”园长对媒体介绍说:2012年植松圣刚来福利院时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但后来突然说起要杀死残疾人之类的话。今年2月福利院方面发现他向众议长递交信件后找他谈话,认为他说了与福利院职员身份不相符的话,最后他就主动离职了。

去年植松圣曾对朋友说:“残疾人还是死去为好。家庭成员也解脱。我想到各个福利院杀600人,先从自己的福利院做起。”当时朋友根本没把这话当真。

在接受警方讯问时,26岁的植松圣承认:自己用刀砍了这么多人,也是因为被迫辞职时对福利院怀有恨意。

“不像危害他人的人”

在实施犯罪前,植松圣还更新了自己的脸谱账号,上传了自拍照片,留下一句“但愿世界和平”。

据相模原市相关部门透露,2月20日,植松圣的尿和血液检查结果大麻反应是阳性。在他的推特上,首页背景有“大麻不危险”这样一行字。

他曾在网上发了一张显示自己背后刺青的照片,写道:“事情败露让福利院知道了,要用笑脸渡过难关,25岁还要加油!” 7月22日慕尼黑发生造成9人死亡的枪案后,他在推特上说:“如果那是玩具枪,其实很好玩的。”

26日实施犯罪行为后他发推特称:“让世界变得和平,beautiful Japan!(美丽日本)”同时发了自拍照,服饰比较怪异:红色领带,白色衬衫,黑色西服。

认识植松圣的人都觉得发生这样的事件很突然,很意外,与平时的印象完全不同。他的朋友说:植松圣平时乐观、开朗,习惯搞笑,喜欢热闹,不像是能危害他人的人。

据邻居介绍,植松圣的父亲是一位小学教师,他也想当小学教师,曾经去学校实习,在实习中,被学生称为“好老师”。但邻居反映说,最近看他把黑发染成金发,大概是当老师的理想破灭,受到挫折而灰心了。

另有邻居介绍说:植松圣是由于身上有刺青被福利院知道后,不得不辞职的。他曾在自家门口铺上塑料布,光着上身日光浴。几天前还有朋友去他家玩,欢声笑语的。他的小学同学回忆起,几年前曾看到植松圣牵着老人的手散步,在小学时代是温和有趣的人。

“日本版的恐怖主义活动”

这一恶性事件震惊了日本社会。新青陵大学大学院临床心理学研究科教授确井真史在网上分析道:大规模杀人案例,多是凶手没有事先安排逃亡计划,也不蒙脸、在光天化日下行凶。在他内心深处,感到一切都完了,在孤独和绝望的驱使下行凶。大规模杀人者往往怀着歪曲的“正义”,他们不怕死,以为正义在自己一边,因此他们的犯罪行为往往极端恐怖、残酷。他还写道,当今恐怖事件、大规模杀人事件不时在全球各地出现,刺激了“犯罪预备军”,不断诱发下一个危险事件的发生。

英国《卫报》称,日本是暴力犯罪率较低的国家,这起血案是日本战后最严重的案件之一。很多日本人表示:“难以置信,以为是国外的事情。”有英国网友称:“这种针对残障人的行为是最卑劣和不可原谅的。”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2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次的受害者多是高龄残障人,安全措施不到位是引起此次惨案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植松圣曾是这家残障人福利院的员工,对地形和内部情况都很了解。在大数据时代,掌握员工动向,特别是带有不满情绪的前员工的动向非常重要。

这是一次恐怖事件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问题专家李伟2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此次事件不属于恐怖袭击范畴,只是一种恶性的暴力犯罪案件。独狼恐怖袭击包含两个要素:第一,单独作案,这一点符合;第二,凶手是因为思想受到恐怖主义影响,并寻找不能接受这种极端思想的受体进行恐怖活动,这种才叫独狼袭击。

“不排除凶手受到近来德国、法国等地发生惨案的影响”,蒋丰表示,随着国际上恐怖主义活动日益增多,影像、图像不断播出,年轻人肯定会受到影响。他认为,此次事件并非一次简单的暴力杀人,某种程度上可视作“日本版的恐怖主义活动”。

高龄化社会敲响警钟

事件发生后,相当多的日本网友指出:福利院过重的劳动导致职员身心负担加重,恐怕是导致恶性杀人事件的最直接原因。有网民说:“照顾残疾人和老人需要相当大的忍耐力和奉献精神,一般人是做不来的。而且收入又低。”

大阪府一所智障者设施的负责人说:重度智障人很难护理诱导,夜间工作人员少的情况下更难。去年川崎市的收费老人公寓曾发生多起老人被推下楼事件,后来发现是这个设施的职员因为心理压力而导致异常行为,一时福利院的过劳问题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

法新社称,福利院杀人事件凸显日本犯罪升温隐忧。由于日本龄化速度加快,家人杀死卧病、高龄配偶或失智父母的事件屡见不鲜。今年2月,1名前养老院看护人员被控将院内1名87岁老人从阳台抛出致死。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日本全国共有残疾人福利院2600家。在这种福利院工作的职员收入比较低,正式职员年收入330万日元,非正式职员只有190万日元(相当于12万元人民币)。

大阪市立大学副教授野村恭代说:在福利院工作,无法与服务对象很好沟通,职员普遍感到精神压力大,职员之间需要加强沟通,有必要给予他们支援。美联社援引桐荫横滨大学教授河合的观点称,在对以往重大案件的调查中发现,凶手出门后遇见朋友而心生犹豫或放弃行凶的大有人在。一个熟悉面孔、一句老朋友的话或许就能阻止悲剧发生,“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不会被孤立到绝望,这才是我们该重视的”。

蒋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个凶手非常情绪化,可以看出日本进入高龄化社会以后,对残疾人、老年人等弱势群体的不满情绪确实在蔓延。围绕“生命临界点”的事件不断发生给高龄日本社会敲响了警钟。与此同时,在日本被边缘化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年轻“宅男宅女”长期接触电脑和“二次元”事物,拒绝和外界接触、内向型发展。“政府应该想办法给这些人提供排遣、宣泄的渠道,让日本社会充满阳光,否则这些人很容易走向极端。”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黄文炜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 冯国川】

相关搜索:日本核事故现恐怖生物   战后日本十大未破案件   刘谦跪拜日本天皇事件   日本灵异事件真实视频   日本战后崛起的原因   日本战后经济发展史   日本十大恐怖动漫   日本战后废墟   赵薇穿日本国旗事件   日本女主播灵异事件   日本发现海底恐怖生物   日本恐怖电影排行榜前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