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扒一扒

    主页 > 国内 >

克林顿自曝三次求婚打动希拉里

 26日晚,克林顿发表40多分钟演讲,为希拉里站台。

 文|胡然 张梦圆 祖晓雯 童彤

当地时间26日,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进入第二天,当晚希拉里・克林顿的丈夫、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压轴演讲,受到热烈欢迎。

在时长40多分钟的演讲中,克林顿首先回顾了与希拉里的邂逅的经过,以及他和希拉里恋爱、求婚的故事。克林顿说,千万不要因为希拉里看上去柔弱就低估她。

克林顿还称赞希拉里是他今生遇见的最好的变革者,她永远都能推动事情向前发展。

正文如下:

1971年春天,我遇到了一个女孩。

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们恰恰是在一堂关于政治和民权的课堂上。她一头厚厚的金发,戴着一个大眼镜,没化妆。她身上那种力量和镇定让我着迷。下课后我跟着她出去,想向她介绍自己。我离她很近可以碰到她的背,但我没有这么做。冥冥中我觉得这不仅仅是拍下肩膀那么简单,我可能会触发连自己都无法停止的事情。

在随后的几天中我又看到她几次,但我还是没有和她说话。然后有天晚上,我在法律图书馆里和一个同学聊天,他想让我加入《耶鲁法律评论》。他说这能保证让我获得大公司的工作,或成为联邦法官的助理。我并不是特别感兴趣,我只想回到位于阿肯色州的家。

 克林顿发表演讲。

然后我又看到了那个女孩儿,她站在房间的另一头。她终于朝我望过来,我也看着她。她合上书,放下,然后径直朝我走来。她穿过图书馆,走到我面前说:“嗨,如果你要一直盯着我看的话……而且我也回看你了,我们至少应该知道彼此的名字。我叫希拉里・罗德姆,你呢?”

我被折服了,而且非常惊诧,不管你信不信,我一刹那竟无言以对。

最后,我脱口说出自己的名字,我们简单说了几句,她就走了。我并没有加入《耶鲁法学杂志》,但离开图书馆后,我心底有了一个全新的目标。

几天后,我又看到她。我记得她穿着一条有花纹的白色长裙。我朝她走过去,她说要去注册下学期的课程。我就说我也要去。我们一起排队聊天,我觉得我表现得非常不错,直到我们排到队前,登记员抬头说,比尔,你在这儿干啥,你早上不是注册了吗?

我脸红了,她哈哈大笑。我心想,反正我的目的也暴露了,所以我直接问她一起走路去艺术博物馆。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天大笑,从那之后一直如此。

我们一起经历了欢笑和心碎。我们在今天早上一起哭泣,我们的朋友马克・韦纳今天早上去世了。

我们建立了一生的记忆。在第一个月和第一次散步之后,我就开车带她回了伊利诺伊州帕克里奇的家中……

……去见她的家人,游览她成长的小镇,那里是二战后美国中产阶级的典型,一条又一条的街上点缀着漂亮的房屋、优质的学校、美丽的公园、一个巨大的公共游泳池,而且几乎全是白人。

我真心喜欢她的家人。她执拗保守的父亲、闹哄哄的兄弟们,他们都说支持熊队(芝加哥橄榄球队)和小熊队(芝加哥棒球队)是一种美德。

还有,这里的伊利诺伊人甚至还告诉我“等明年吧”的含义。(小熊队一直没能拿冠军,球迷们用这句话自我安慰)

可能就是明年咯,同志们。

她的母亲就不一样了,她比家里的男人们更加自由主义。而且,和她的童年相比,我的同年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她举止温柔,所以很容易让人低估她,她让我再次想起那句充满真理的老话:别以貌取人。希拉里给我的许多礼物里,认识她是最好的之一。

我了解到,希拉里能够接触到社会公正运动得益于卫理公会青年牧师东・琼斯(Don Jones)。琼斯把她带到芝加哥市中心,让她聆听马丁・路德・金的演讲,而在他余生中,一直是她的好友。这次竞选将会成为琼斯唯一错过的一次她的[竞选]。

 克林顿发表演讲。

上了大学后,她对民权的支持、对越南战争的反对迫使她改变了自己的党派,成为一名民主党人。

大学毕业后,在去法学院之前,她抱着玩儿的心态孤身前往阿拉斯加,花了点时间在那儿做鱼罐头。(希拉里在鱼罐头场打工,被炒掉之后,她起诉工厂工作环境不利于健康,导致工厂关闭)。

更重要的是,我遇见她时她已经加入了法学院的法律服务项目,深受艾德曼影响(Marian Wright Edelman,儿童权益保护家。)

她还花了一个暑假的时间,为参议员沃尔特・蒙代尔的委员会采访移民营里的工人。

她也开始在耶鲁纽黑文医院工作,开发了一套处理疑似儿童虐待案的流程。她是如此关注儿童问题,以至于她在法学院多花了一年时间,为儿童研究中心工作,研究怎样才能进一步改善贫穷儿童的生存环境和未来。

她决心要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让情况变得更好。

希拉里做的一切,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让我看到以一己之力是怎样让公共服务事业变得更美好的。

1972年夏天,我来到阿拉巴马州南部的多森,亲眼看到了那些南方的私立学校,这些学校有50万白人学生注册上学。唯一能让经济复苏的方法就是他们宣布对所有学生免收联邦税,在当时这是不合法的,希拉里就是要改变这种情况。

所以她自己在这些私立学校里徘徊,假装是个刚搬到城上的家庭主妇,想给自己儿子找个学校上。学校里的人跟她寒暄,最后她说:“让我们至少做到,让我的孩子上这个学校吧!”然后这个人跟她说,当然可以!她说服了他!

从那以后,我成千上万次看见她为了公众服务事业而努力。她为了尼克松政府的教育免税法案刻苦工作,这个法案会给大家的孩子一个平等的教育机会,她为此而奔走。

接着,她又南下去了德克萨斯州南部。在那里,她遇见了最得力的同伴――富兰克林・加西亚。加西亚帮她得到了墨西哥裔美国选民的支持。我认为这些人还会在2016年投票给她。

我们在耶鲁法学院读书的最后一年,希拉里继续努力做这些工作。她到南卡罗来纳州看望那些关在监狱里的非裔美国青少年,调查他们为什么会长期被关在成人监狱里。然后她做了一个报告,推动政策上作出改变。她总是让一些美好的事情发生。

现在让我们回到正题。我想说服她嫁给我。我第一次向她求婚,是在去英国的旅途中,那也是她第一次出国。我们都站在英格兰湖区的恩纳湖边上,我向她求婚,但她拒绝了。

1974年,我回到家乡,在法学院教书。希拉里搬到了马萨诸塞州。……(她)继续关注少年儿童问题。这一次,她希望搞明白为什么人口普查显示那么多孩子未能上学。她看见其中有个坐在轮椅里的孩童独自出现在走廊上。于是,她又一次撰写了关于这些孩童求学问题的报告,最终推动国会通过了相关议案,使得有生理缺陷或其它问题的儿童获得了和普通人一样受教育的权利。

关于最后的结果,你们昨晚已经听了阿纳斯塔西亚・索莫扎的演讲了。

她从不取笑有生理缺陷的人。相反,她总是鼓励他们靠自己的能力生活。

 克林顿发表演讲。

与此同时,我还在想办法让她嫁给我。

第二次求婚的时候,我用了不一样的套路。我说,我真的希望你能嫁给我,但显然你不会这样。

她面带微笑地看着我,好像在说:这个男孩在干嘛呢?她说这可不是很好的说辞。我说,我知道啊,可这是真话。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些都是真心话。

我说,我认识许多想要从政的民主党人。他们和我们一样年轻、能说会道、善良热诚,但没有一个人像你一样善于采取行动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积极的改变。

所以我建议她回到伊利诺伊州或者去纽约,找机会继续竞选。她笑了,说:“你是不是疯啦?没有人会选我的。”

最后,她来阿肯色州找了我。

耶鲁法学院的人对她印象很深刻,所以让她担任教职,希拉里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她搬到一个完全陌生、更加乡村化、文化上也比她以前待过的任何地方都保守的地方。她很明白,在这个地方,所有人都想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那里的人是否能接受她。

他们没用多长时间就发现了她是个怎样的人。她热爱这个教学岗位,但是当有一个学生跟她说,你对我能期待些什么?我只是一个阿肯色人。她说:“别跟我说这个。你跟所有人一样聪明。你必须相信自己,刻苦学习,设立高目标。”她相信任何人都应该这样做。

她也创办了阿肯色州西北部第一个法律援助事务所,给那些贫穷、没钱支付法律咨询费的人提供法律服务。一天我开车送她去机场,她要飞回芝加哥。我们偶然经过一栋用砖盖的房子,上面挂着“出售”的牌子。她说,这栋房子好美。这栋房子有1100平方英尺,还有一个阁楼、一个电扇、没空调(阿肯色州很炎热),还有一个带落地窗的走廊。

希拉里说这栋房子设计得很独特,很美。我赶紧抓住这个机会,买下了这栋房子,每月需要还贷款175美元。

她从芝加哥回来的时候,我去接她,问她还记得你喜欢的那栋房子么?她说记得。我说你走了以后我买了那栋房子,你现在必须嫁给我。

第三次求婚终于成功了!

 克林顿说第三次求婚时,希拉里同意了。

1975年10月11日,我们在那栋小房子里结婚了。我跟我最好的朋友结婚了。都跟她在一起四年了,我还是对她很敬畏,虽然我知道她有多聪明、多强大、多可爱且多善解人意。我真的希望她选择我,而不是接受我让她追逐自己事业,别让自己后悔的建议。

一年后,我们搬到了阿肯色州小石城,我成为首席检察官,她加入密西西比州西部历史最悠久的律师事务所。很快,她就成立了一个名为阿肯色儿童家庭权益保护协会的组织。

这个组织,你可能听说过,直到今天,还很活跃。

1979年,我成为了州长,我请希拉里担任了一个当地卫生协会的主席,这个协会是负责帮助给那些偏远的农场和山区的人提供医疗服务。他们想启动经过训练的执业护士去偏远地区提供初级的医疗救助服务,但是不打算派医生去。这是件大事,在当时也很受争议。

我当时就觉得,她后半辈子做的所有事都跟那时做的事情一样。她出面去解决那些最重要也最为棘手的问题,帮助大多数人。然后她总是在说服人们接受那些虽饱受争议但是却是正确的事情。

这不是我当州长那年唯一发生的大事,我们还发现我们要成为父母了。

时光飞逝,在1980年2月27日,我从华盛顿全国州长大会回家。过了15分钟,希拉里的羊水破了,我们立刻出发去医院。然后切尔西就在当天午夜出生了。

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这是一个新生命开始的奇迹。它填补了我内心的空洞,因为我的父亲在我出生前去世了,而且,我的女儿有全世界最棒的妈妈!

接下来的17年里,希拉里送她去托儿所、幼儿园,带她打过儿童棒球、垒球、足球、排球,看着她喜欢上芭蕾,去那些通宵派对、夏令营、家庭旅行。切尔西有自己充满抱负的人生旅程,从跟邻居的万圣节派对,到白宫里的维也纳华尔兹舞会,希拉里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一位母亲。

她成了如同她经常说的那样,是我们家庭的指定责任人,她常说她生来就注定承担责任。事实是,作为父母,我们之间确实没什么意见不一致的事情,尽管她觉得我有时有点玩过头,当时我带切尔西休假并看了6部“警察学校”电影。

切尔西9个月大的时候,我被里根连任总统的事情击败了(1980年大选中,共和党的里根席卷全国。在其影响之下,克林顿也失去了其州长职位)。我通宵未眠,我想大概就这样我就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前州长。我们只有2年的时间限期再竞选一次。

希拉里很棒!突然她说,好吧,我们接下来做点什么?我来告诉你。我们需要买栋房子,你需要找份工作,我们要好好享受做切尔西父母的时光。并且,如果你真的想要再来竞选一次,你要走出去跟人们谈谈,找出你失败的原因,告诉人们你明白了什么,展示出你已经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和好的想法。

我听取了她的建议。两天之后我们就找到了房子。很快我找到了工作。我们和切尔西一起度过了非常幸福的两年。1982年,我成为了我州历史上第一位被选上、被击败,之后又被选上的州长。

我想,我经验是,听她建议是非常好的。这十年中余下的日子匆匆而过,我们的生活变得有了韵律,有家、工作、和朋友。

 克林顿发表演讲,女儿切尔西和女婿在倾听。

1983年,一条法庭令要求均衡学校资金分配,还有一位有全国影响力的专家发报告说我们州的学校资助严重匮乏,是美国最糟糕的。作为对此的回应,希拉里成为我们州教育新规建议委员会的主席。

她保持了一贯的希拉里作风,带着委员会在全州75个县听取意见。她最后得出了非常有野心的建议。比如,我们要成为美国第一个每所小学都有辅导员的州,因为很多孩子家里都有困难,他们需要这个帮助。

所以我发起了立法程序,希望能够通过新标准,为教师们涨工资,并通过提高营业税来负担所有支出。我知道要通过立法很难,但希拉里在教育委员会面前作证之后,事情就容易了一些。委员会的主席――一位直言不讳的农民,他说,看来我们选的这位克林顿不对啊。(注:就是说不应该选比尔・克林顿,而该选希拉里・克林顿)

9年后当我开始竞选总统时,当时说我们州的学校在美国最差的那位专家说,我们州是美国进步最大的两个州之一,而这多亏了希拉里提出的那些标准。

两年后,希拉里跟我说了一个以色列的学前教育项目,叫做HIPPY(“学龄前儿童家庭教育项目”Home Instruction Program for Preschool Youngsters)。它的目的是教那些低收入的家长成为其子女的第一位老师,哪怕是这些家长不识字。

她说她认为这项目在阿肯色应该能行。我说,太棒了,那我们要做点啥呢?她说,哦,我已经做完了。我已经和在以色列发起这个项目的女士通了电话,10天后她就到了,然后帮我们启动[项目]。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我就被拽着到处去参加这种小型的[家长]学前教育毕业仪式了。要知道,当时别的州连全民公共幼儿园都没有,而我却已经被拽去参加学前教育的毕业典礼了,那些穷困的家长们满眼泪花,因为他们从没想过自己也能帮助孩子学习。

如今,对这项目20多年的调研显示,它有效地帮助孩子们做好了上学并获取学术成就的准备。很多美国的年轻人对希拉里与这个项目的关系一无所知,但他们却因曾参加过这个项目而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她一边做着当母亲的全职工作,一边还完成了这一切。为什么呢?因为她有无边的好奇心,她是个天然的领导者、优秀的组织者,而她也是我此生见过的最好的变革者。

你看,这点真的很重要。这是你们要从这次大会上领悟到的很重要的一点。如果你相信变革要从底层开始,如果你相信变革的衡量标尺是有多少人的人生变得更好,那你就知道这会很难,而且有些人会觉得很无聊。但这种演讲很有意思。

但实际做起工作来就很难了。所以人们会说,好吧,我们需要改变。而她一直都在,她一直都在做,她致力于改善人们生活的每一年都是值得的。

这么说吧。如果你曾在我的位置待过,听到过我们每次晚餐、午餐、和散步时的对话,你就会说,这个女人从来不对任何事的现状满足。她总是想把事情往前推进。她就是这么个人。

当我带着医保改革的承诺成为总统时,希拉里自然成为领导医保小组的那个人。你们也都知道,我们失败了,因为我们没办法打断参议院的冗长议案。希拉里立刻一个接一个地着手解决议案原本打算解决的问题,其中最重要的目标就是要让更多的孩子享受医保。

1997年,国会通过了“儿童健康保险计划”,它现在仍然是奥巴马总统“平价医疗法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为800万孩童提供了保障。那份议案中还有很多其他事情,她也一项一项的完成了,[像西西弗斯那样]推着石头上了山顶。

1997年,她还和众议院少数派领导人汤姆・德雷达成了协作,后者比其他纽特・金里奇派的人都讨厌我(当时的众议院议长,领导了对克林顿的弹劾案)。他们共同推动了一项增加被寄养孩童领养率的议案。她想要这么做是因为她知道虽然汤姆・德雷和我们有诸多不同,但他本人收养了孩子,而她赞美他的做法。

他们共同推动的那份议案,得到了两党绝大多数的支持,这极大提高了儿童的领养率,其中包括非新生儿和有特殊需求的孩子。这让生活变得更好,因为她是一个变革者,她就是这么做的。

现在,当你们在做这些,真实的人生并未停止。1997年,切尔西高中毕业去读大学。我们为她感到开心,但看着她离开还是感到难过。我永远不会忘记帮她搬进斯坦福大学的宿舍。那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现实小片段。我站在窗前盯着外面恍惚,希拉里手忙脚乱地找抽屉放置挂面纸。

最后,切尔西掌管了局面,她轻轻地告诉我们该走了。就这样,我们合上了人生中最重要作品的最后一页。在周四晚上你们会听到切尔西的演讲,会知道希拉里是个多么了不起的母亲。

正如你们昨晚所见,米歇尔・奥巴马也曾生活在这样的怀疑阴影之下。

现在,快进一下。在1999年,议员查理・兰戈尔和其他纽约的民主党人催促希拉里角逐退休参议员Pat Moynihan空出的职位。在我离任后我一直在阿肯色州通勤,我们一直想去纽约,但这在我们两人身上都没有发生。希拉里此前没有竞选过公职,但她决定试一试。

她启动竞选活动的方式和她处理新事物的方法一样――通过倾听和学习。经过艰难一战她在纽约成功当选,这个位置上此前也曾有过一个局外人罗伯特・肯尼迪。

她没有让他失望。早些年她需要密集处理9・11事宜,为复原寻求资金支持,监控受害者和急救人员的健康状况,为他们提供赔偿。她和参议员Schumer以及其他众议院的成员们不知疲倦地为此奔波。

2003年,有些受我们的共同经历所驱使,她成为纽约历史上第一位加入过军事委员会的参议员。

因此她试图确保在战场上的士兵拥有合适的装备。她试图(而且也这么做了)将后备军和国民警卫队纳入医疗保障体系。她使探亲假变长,还与参议员Dodd一起帮助受伤的军人。

她还格外关心那些有心理创伤的人。她在五角大楼一个特殊委员会任职过,提出不少应适合新安保挑战的改革动议。纽特・金里奇也曾在那个委员会工作,他告诉我希拉里干的非常不错。

我说这些是因为没人真正和军队里的人打过交道后还认为他们是种灾难。他们是我们国家的财富,来自不同的种族、宗教及各行各业。

与此同时,她积累了一份非常牢靠的记录,在经济和社会问题上非常进步。她在一些贸易协定中投票。她成为纽约地区除纽约市外事实上的经济发展官员。

她为农民、酿酒工、小公司及制造商工作,为偏僻城市服务,那里的农村地区需要更多建议和投资来创造好的工作机会,做一些我们需要在美国小镇和农村在做的事情,在那些发展落后的城市社区、印第安纳农村还有以煤炭为主的乡村。

在2008年艰难输给奥巴马总统后,她仍为奥巴马的竞选出力。但当她被问到是否愿意加入他的内阁时,希拉里犹豫了,因为她非常热爱纽约参议员这份工作。

所以像我一样,在不同的语境下,奥巴马得持续地问。

但正如我们从玛德莱娜・奥尔布莱特那里看到和听到的,这种努力和等待非常值得。

在任国务卿期间,她努力通过对伊朗核试验的制裁措施。《华尔街日报》曾比喻这就像哨声响起后投出的半场球,她还获得了俄罗斯和中国的支持。她的团队与俄罗斯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谈判,减少核武器并重新建立监察。她获得共和党足够的支持,获得参议院三分之二的投票通过这项条约。

她还曾连夜从柬埔寨飞到中东商讨停火协议,避免了哈马斯和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冲突进一步升级,维护了地区和平。

她还支持奥巴马总统追杀本・拉登的决定。

她还建立了在今天看来尤为重要的一个团队,在网络上与恐怖分子战斗,还进行了新的全球反恐努力。

她将气候变化问题放到了美国外交政策讨论的中心。

她通过协商取得了史上首份协定――中国和印度官方承诺将减少排放。1995年她去了北京,告诉世人:女权就是人权,人权与女权密不可分……

她努力鼓舞了世界各地的女性,并代表美国乃至世界的LGBT群体发出了同样掷地有声的宣言。

没有人反复探讨这些问题,但这些于我而言却十分重要。因你们税费的支持,她成功将贫困国家艾滋病患者存活的数量提高了两倍。这些艾滋病患者大多分布在非洲,原本只有170万人能够存活,而如今这个数字是510万。而在座的各位并没有因此花费很多。前不久,她经过食品与药物管理局批准购买了一些非专利药物,这是我们更需要为美国人民做的。

虽然现在你们不认识这些人中的任一个,你们不认识这340万人的任何一位。但我向你们保证,他们都认识你们。因为他们看到,你们为改善他们的生活所做的努力。他们都会明白你们的付出。这也是为什么她卸任国务卿时全美支持率比刚刚就职时高了20%。

你们在共和党大会上听到的那些与这一切有力的实证能够相提并论么?我告诉各位的与他们说的有哪些不同呢?你们能将它们混为一谈吗?你们不能。有一方是真诚的,而另一边只是在编织谎言罢了。

 克林顿演讲,受到热烈欢迎。

你们必须要做出判断。我的同仁们,你们要做出明智的选择。

真诚的那一个致力于带来积极的变革。三十岁前,她所达成的成就就已经比许多公职人员在办公室里工作一辈子做的还要多了。

真诚的那一个,如果你们看见了她的朋友贝蒂・艾贝琳今天在伊利诺伊州投票……

尽管她已经有20多年不在阿肯色州生活了,但那里她许多孩提时代的好友自费在美国四处奔走,为他们熟知的好友争取选票。

真诚的那一个赢得了人生每一个阶段共事的人们的忠诚、尊重和支持。世界各国的领导人也都认可她的能力、坦率和诚信。

真诚的那一个会在你需要帮助时及时出现,无论是你生病、子女遇到了麻烦,还是家里出现了变故。

真诚的那一个在她担任国务卿期间不断受到杰出共和党人的赞美。

所以,情况是怎样的呢?好吧,如果对手一直鼓吹“政府永远是很糟糕的,他们连两辆车的游行都会搞砸”这种言论,那么一个真正的变革者对于他们而言是胜选的有力威胁。

而对手唯一的选择就是构建一个又一个卡通漫画式的图景。这样的图景是二维的,它很容易理解。但真实世界的生活要复杂得多。真正的变革需要付出极大的艰辛。甚至有许多人认为变革乏味无聊。

所幸的是,就在刚刚,你们将真诚的那个人提名为总统候选人。

下面,我又要旧事重提了。请大家安静下来。

1971年春天我遇见了这个姑娘,并于她坠入爱河。从此,我的人生也开始变得充实而又与众不同。在我担任总统期间,我努力工作,希望给人们带来和平与富足,希望给各位构建一个“人人都被关注和珍视”的美国。

而这一次,希拉里是唯一有资格当选总统、能够减少我们面临的风险与威胁的那个人。她还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变革者。

你可以把她放到任何一个困难的处境,一个月之内,她总有办法搞定困难、改善境地。这就是她的厉害之处。

对于现在所面临的挑战,我们有明确、有效并且可行的解决方案。但如果美国人民在此次选举中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这些措施可能就无法得到实施。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应该选择她。你们应该选择她还因为她永远不会在形势危急时临阵脱逃。她永远不会背弃你们。

她让我到弗吉尼亚西部,因为她知道在这个选区我们可能会输。我看着这些矿工,告诉他们我来这里,是因为希拉里让我转告大家:如果你们真的认为经济状况能够恢复到50年前,那么你们就去做吧,去投你们真正想投的候选人。但如果她最终胜出,她会回来帮助你们,带你们一起奔赴美国的未来。

如果你们爱这个国家,你们努力工作、缴纳税费、遵守法律,你们想要成为美国公民,你们更要选择支持移民政策,而不是支持想要把你们遣返的人。

如果你是穆斯林,如果你爱美国,爱好自由、憎恨恐怖主义,那么请留下来,帮我们赢得这场胜利,共同创造美好的未来。我们需要你!

如果你是被忽视的年轻非裔后代,我们在达拉斯已经看到了我们的警官有多么伟大,请与我们一起构建一个安全和平的未来。希望那时没有人害怕在外面行走,包括穿制服的警察们。

希拉里将会把我们凝聚在一起。你们应该都明白这一点,因为她终生致力于此。我希望你们能够相信,希望你们能够将选票投给她。我们这种行将就木的老人更关心我们儿孙的未来。你们选择希拉里,就是因为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我们总是关注未来。如果你们将选票投给了希拉里,你们的儿孙未来将永远感激你正确的选择。

愿上帝保佑你们。谢谢!

相关搜索:希拉里说中国20年最穷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丑闻 图   希拉里为什么恨中国   中国外交部回应希拉里   希拉里评价中国领导   希拉里预言中国灭亡   民主党已经对希拉里后悔   希拉里竞选与中国关系   希拉里当选总统可能性大吗   美国希拉里性感照片   美国下任总统是希拉里   中国最害怕希拉里当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