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扒一扒

    主页 > 财经 >

欧盟危机与移民问题 “老欧洲”与“新欧洲”之间存在结构性失衡

英国公投离欧的震荡仍在英国与欧盟持续发展。英国的两大政党保守党与工党围绕领袖人选问题都是好戏连台。欧盟应对英国离欧的危机则显得左支右绌,尤其是让离欧派在英国公投中后来居上的移民议题,仍然是欧盟整合的一大挑战。

无论对于英国民众,还是对于法国、西班牙等西欧国家的民众而言,移民问题包含两个不同的部分:一是近年来日益严重的中东难民涌向欧盟国家的难题,二是欧盟内部的人员自由流动原则带来的东欧国家向英法德等西欧发达国家大量移民的问题。

离欧派在英国公投占据上风的转折点,是离欧阵营在宣传中突出移民问题,强调移民对英国人民生活与安全的不利影响。不过,移民议题在英国民众中“发酵”的基础,并不仅仅是伴随中东难民大量流动而来的恐怖袭击风险问题,还在于大量东欧移民影响英国下层民众的工作机会。此次英国公投,中老年人赞成离欧的比例较高,主要原因便在于他们对于工作机会流失的冲击深有体验。

由于英国社会保障体系比较健全,东欧移民认为在英国的较低工资和较高福利提供的生活境况优于他们在本国的状况。他们在英国劳务市场上因为工资诉求低而拥有优势。2015年,英国入境移民净增加33万人,其中多数来自东欧国家。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公投后曾赴欧盟参会,指出欧盟的人员自由流动,导致英国社会紧张情绪不断上升,是英国民众投票脱离欧盟的主要因素。

英国在移民问题上遇到的挑战,同样也是法国、德国、西班牙等西欧国家要面对的。目前一些西欧国家的离欧力量也在蓄势。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上月与法国总统奥朗德会晤时,提出举行“脱欧”公投的建议,被后者拒绝。荷兰极右翼政党新自由党提出的举行“脱欧”公投的动议,在上月底已被荷兰议会下院以134票对16票否决。在卡梅伦尝试“脱欧”公投的政治赌博遭遇惨败之后,短期内恐怕很难再有西欧国家领导人或执政机构步其后尘,做这种政治冒险。但西欧一些极右翼政党不断强调移民议题,政治影响日益扩大,已渐成趋势。

欧盟内部人员自由流动带来的冲击,呈现了所谓“老欧洲”(西欧)与“新欧洲”(东欧)之间存在的发展不平衡的深刻矛盾。不过,德法等西欧大陆国家与英国有不同之处。英国在二战之后,对于自身与欧洲一体化之间的关系,态度便是相对游移的;在加入欧盟之后,并没有融入欧元体系。但德法等国将欧盟一体化放在政治经济议程的优先位置。

德法等国坚持欧盟人员自由流动的原则,是领导欧洲一体化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近日欧盟不仅对英国,也对瑞士强调,要想享受进入欧盟单一市场优先权,就必须接受欧盟内部自由流动,表达的即是这种政治意识。英国的退出,固然会带来系列危机,包括会使欧盟内部的德法权争变得明显,但也会使得欧洲内部整合的格局变得相对简单清晰,即西欧国家开放接纳东欧移民,同时东欧国家必须接受欧盟的统一规则。

但是,在如何处理中东难民危机的问题上,一些“新欧洲”国家与“老欧洲”国家的步调很不一致。德国等国目前在如何消化近年中东移民的难题上可谓焦头烂额,而近日波兰继续坚持不接受难民。此前,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曾驳斥欧盟的指责,反批评欧盟“不团结”东欧国家。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东欧国家都曾表态不接受欧盟的难民收容配额制。近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提出,将让叙利亚难民获得土耳其国籍,如果欧盟向土耳其提供免签待遇,那欧盟内部的这一矛盾将变得更为严重。

横亘在欧盟整合进程中的两种移民问题,都显示“老欧洲”与“新欧洲”的结构性失衡乃是欧盟整合的头号难题。西欧国家中要求“脱欧”的政治力量的扩大,与其说是拒绝欧洲之内的跨国整合,不如说是“老欧洲”拒绝与“新欧洲”整合的一种声音。这也是目前“脱欧”呼声主要存在于西欧国家的原因所在。如果说,英国与“新欧洲”都曾被视为美国在欧盟中“搅局”的战略合作力量,那么,在英国退出之后,新老欧洲之间的矛盾将变得更加突出。(编辑 欧阳觅剑)

作者:陈思

相关搜索:欧洲移民最便宜的国家   欧盟难民危机   欧洲哪些是移民国家   北京欧洲移民   移民欧洲要多少钱   欧洲移民潮危机   欧洲为什么要脱离欧盟   欧洲移民问题   欧洲移民政策对比   欧盟中容易移民的国家   欧洲购房移民   投资移民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