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扒一扒

    主页 > 汽车 >

菲律宾15条南海“诉状”耍尽阴招 挑战中国主权

菲律宾15条南海“诉状”耍尽阴招

――目的是掩盖菲方在南海非法侵占所得,并否定中国在南海合法海洋权益,挑战中国的领土主权

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客座教授 刘锋

编者按:“南海仲裁案的实质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挑衅,纵观该案的产生、发酵和演变,其已然沦为一出由菲律宾挑起、美日作为帮手意欲给中国添堵的政治闹剧。”7日,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客座教授刘锋应《环球时报》邀请为读者解读南海仲裁案来龙去脉时,首先讲了这段话。12日海牙国际仲裁庭将公布所谓的南海争端仲裁结果,这起由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三世当局2013年1月单方面突然提出的诉讼案,“状纸”287页,还有附件4000页,其中主要的15项诉求可谓“充满杀机”,其实质就是指向中国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和海域管辖权问题。且听刘锋教授揭穿仲裁案背后菲方的“三大阴招”。

菲律宾挑起南海仲裁案,有着复杂而深刻的现实背景,某种程度上与中菲“黄岩岛事件”的外溢效应不无关系。2012年4月10日,菲律宾“德尔皮拉尔”号军舰侵入中国黄岩岛海域,武力袭扰在该海域正常作业的中国渔民,蓄意挑起“黄岩岛冲突”,意欲先下手为强,将黄岩岛“收入囊中”。中国在这种情况下进行维权反制,干净利落处理了冲突事件,成功掌控黄岩岛。菲方误判形势实施的一次“政治投机”,最终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阿基诺三世当局面临如何做交待的问题。尽管菲当局无法咽下这口“恶气”,但深知凭借自身实力与中国在海上一线“硬碰硬”几无胜算,因此,才不得不转移新战场,加快将处心积虑谋划很久的所谓“国际仲裁”方案出炉。在美国律师团队手把手帮助下,菲律宾当局经过精心准备和巧妙包装,向仲裁庭提出15项仲裁诉求,主要可分为三个方面,可谓放出三大阴招。

第一招:包藏祸心,全盘否认中国正当权利。

菲律宾在“诉状”中提出: “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利不能超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允许的范围(第1项)”;中国主张的对“九段线”范围内的南海海域的主权权利和管辖权以及“历史性权利”与《公约》相违背……(第2项),这两项实质是图谋动摇和损害中国在南海权利主张的法理根基。众所周知,南海“九段线”也被称为南海断续线、传统海疆线等,是中国政府1948年正式对外公布,在中国地图及其他一些国家的地图上由若干断续线所标示的围绕南海形似U形的海上疆界线(“九段线”原为十一段线,1953年中国政府批准去掉北部湾内的两条,故称“九段线”),它是构成中国南海权利主张的重要法理基础和宝贵历史遗产,甚至被一些国内学者称为中国在南海的“生命线”。菲律宾一上来就拿“九段线”开刀,手法毒辣。按照菲方的算计,是企图借此全盘否定中国基于历史依据而在南海产生并拥有的正当权利。

第二招:偷梁换柱,“单挑”中国南海部分岛礁的法律地位。

菲律宾在“诉状”中提出:黄岩岛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第3项);美济礁、仁爱礁、渚碧礁、南薰礁等为低潮高地,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第4项);赤瓜礁,华阳礁和永暑礁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第7项)等,上述所谓的诉求完全是用尽心机、避实就虚。本质上而言,在南海岛礁主权归属上,中国拥有比菲更充分、更详实的历史法理依据。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菲律宾非法侵占了中国南沙部分岛礁并拒不归还,菲方对此心知肚明,一方面谋求通过民事手段固化在南海的非法侵占所得,另一方面挖空心思,企图通过法律外衣的“巧包装”来调转矛头所向,促使中菲南海法理斗争的核心发生转移――即避谈主权归属问题,只论某些岛礁法律属性等问题。打个形象的比方,这就好比张三窃取了李四的一包财物(里面装着人民币或金条),但张三却恶人告刁状,鼓捣上了法庭。当然张三内心自知理亏,在状纸上绝口不提财物原主人是谁,也不谈物归原主的问题,而只揪着包里的人民币或金条是真是假说事,在明眼人看来这显然是避重就轻、本末倒置。从这个意义上说,中方不参与、不接受这场变了味、走了调的所谓仲裁案,于情于法于理均无可厚非。

至于说菲律宾在“诉状”中提出的美济礁、仁爱礁、渚碧礁等几个岛礁是低潮高地,不能被据为领土,其显然是包藏祸心,菲律宾宣称的所谓“卡拉延群岛”,其中就包含了对中国南沙群岛40多个岛礁的主张,上述菲律宾所称的低潮高地均在其中。由此可见,菲律宾提出的低潮高地不可被据为领土,只不过是一种偷梁换柱的把戏,其无非是想否定中国对这些岛礁的主权,从而可以将其收入菲律宾囊中。更值得重视的是,菲律宾还图谋通过《公约》来否定或限定中国驻守岛礁的法律地位,从而限制中国的海域主张范围,这样中国即使有朝一日收回了这些岛礁,也无法依据《公约》来主张相应的海洋权益。

第三招:倒打一耙,反诬中国在南海正当行使主权和管辖权。

菲律宾在“诉状”中提出:中国干扰了菲律宾享有和行使对其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生物和非生物资源的主权权利(第8项);未曾阻止其国民和船只开发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的生物资源(第9项);通过干扰其在黄岩岛的传统渔业活动,阻止了菲律宾渔民寻求生计(第10项); 进行危害海洋环境的开发建设和渔业活动(第12项)等。显而易见,此举完全是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殊不知中国所作所为恰恰是维护自身在南海的合法权益,中国在南海这片“祖宗海”所行使的正是作为主人才拥有的岛礁主权和海域管辖权。特别是近年来中国南沙驻守岛礁的大规模扩建,中国在南沙维权方面长期面临的“形格势禁”的困境将得到根本性扭转。正是出于对中国在南海坚定维权的戒备,菲律宾才在“诉状”中对中国肆意抹黑,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菲律宾的“心虚”。

菲律宾提出的15项仲裁诉求,实质上是领土问题和海洋划界问题。中方已多次重申:领土问题不是《公约》调整的范围,而是习惯国际法调整的范围。也就是说,仲裁庭不应对领土问题作出裁定。关于海洋划界问题,中国在2006年根据《公约》第298条作出了排除性声明,不接受第三方强制争端解决程序。因此,菲律宾提起仲裁案本身就是违法的,仲裁庭也不应管辖此案。

给菲律宾支招者:美日两国边看热闹边挑事

在这阴险的三招背后,可以看出,菲律宾当局起诉中国的目的就是掩盖自身在南海非法侵占所得。同时,在菲律宾提出的15项诉求中,既要否认中国南海“九段线”,还要否定中国的领土主权和在南海的海洋权益。

针对南海仲裁案,美国和日本各怀心机,时不时煽风点火、上蹿下跳。从2013年菲律宾单方面提交仲裁起,美国就形影相随,可谓是南海仲裁案的最大幕后推手,来自美国的律师团队深度参与南海仲裁案就是一个侧证。美国政府部门、高官以及智库学者等多次表态支持菲律宾提起仲裁案。早在南海仲裁案提起之初,美国主管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就表态支持菲律宾的法律行动。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伊斯即敦促中国“最好参与国际仲裁”。2014年3月30日,美国国务院就南海仲裁案发表声明说:“美国重申支持以和平方式解决海事争议,但也不怕包括恫吓或高压等任何形式报复的做法。”2015年7月,拉塞尔在受访时公开表示,美国支持菲律宾在国际法的框架下对南海问题提出仲裁,并且美国认为中国与菲律宾都有义务遵守国际法庭的仲裁决定。2016年5月18日,美国副助理国防部长希尔莱特声称,美国将力挺菲律宾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如果中国输掉裁决却不遵守将“付出代价”。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美国及其地区伙伴应该继续支持仲裁结果并确保中国遵守。

综上所述,美国已俨然成为菲律宾在仲裁案背后的“坚强后盾”。而日本追随美国在南海仲裁案上亦步亦趋,完全成为美国的跟班。2014年3月,日本外务省高官表示日本政府支持菲律宾立足于国际法而和平解决纠纷的努力;2014年5月3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香格里拉对话上抛出所谓“关于海洋问题的法律支配三原则”,声称强烈支持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据此所做的努力。事实上,在南海仲裁案上,菲律宾挑头、美国操控、日本帮腔,组成了“铁三角”,企图按照共同设计好了的局逼中国“上套”。

针对菲律宾单方面挑起南海仲裁案,中国政府的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即不接受、不承认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仲裁庭作出的任何裁决。所谓“裁决”不会影响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近日召开的中美智库南海问题对话会上,中国前国务委员戴秉国表示“南海仲裁案结果不过废纸一张”,实实在在喊出了中华儿女的心声。今年7月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表示,任何国家不要指望中国人民会吞下损害主权的苦果。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未免不可以看作中国领导人对南海仲裁案的强有力回应。

“南海仲裁”大事记

2012年4月

“黄岩岛事件”发生,菲律宾挑起事端。中方重申,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对黄岩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黄岩岛不存在提交国际仲裁问题,希望菲方不要一再搞小动作。

2013年1月22日

菲律宾外交部照会中国驻菲使馆称,就菲中南海“海洋管辖权”的争端提起强制仲裁。应菲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随之设立。

2013年2月19日

中国政府退回菲方的照会及所附仲裁通知,并多次郑重声明,中国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

2014年3月30日

菲律宾提交仲裁案“诉状”,提出15项诉求。

2014年12月7日

中国发布对菲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阐述中方在管辖权问题上的主张,重申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立场。

2015年7月

仲裁庭在中方未参与的情况下开庭审理管辖权和可受理性问题。

2015年10月29日

仲裁庭不顾中国的反对立场,确认其对菲律宾“诉状”中提出的7项主张有管辖权,保留其他项请求至审议实体问题阶段再予以考虑。中国政府当即声明有关裁决是无效的,没有约束力。

2015年11月24日至30日

仲裁庭审理了实体问题和剩余的管辖权以及可受理性问题。中国政府再次阐明了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

2016年5月6日

外交部边海司司长欧阳玉靖召开媒体吹风会,就南海问题接受中外媒体采访时表示:菲律宾南海仲裁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仲裁裁决将“三不会”,即:不会改变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的历史和现实,不会动摇中国维护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和意志,不会影响中国通过直接谈判解决有关争议以及与本地区国家共同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的政策和立场。

2016年6月29日

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对外宣布,将于7月12日公布实体问题裁决。

2016年7月5日

中国前国务委员戴秉国在中美智库南海问题对话会上表示:南海仲裁结果只是张废纸,美国来十艘航母也吓不倒中国人。

相关搜索:菲律宾对南海主权地图   菲律宾南海仲裁结果   菲律宾黄岩岛南海局势2016   菲律宾诉华南海问题仲裁案 喷嚏   菲律宾南海仲裁结果公布时间   中方应尊重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结果   菲律宾关于南海岛礁国际仲裁结果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结果是什么内容   漫画:菲律宾,南海仲裁碰瓷来   菲律宾南海仲裁最新消息   菲律宾向谁提出南海仲裁   东盟 对菲律宾南海仲裁案